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
《青春变形记》国人设计师:我在皮克斯画汉服

《青春变形记》国人设计师:我在皮克斯画汉服

分类:快讯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动画学术趴 (ID:babblers),作者:若风,编辑:彼方,原文标题:《我在皮克斯画汉服!专访<青春变形记>国人设计师丨干货分享》,头图来自:《青春变形记》剧照


“......后来走在想走的路上,保持学习,即使在日益变老,也觉得很安心而满足。一以贯之的想法可能是,人生就一次,要勇敢且尽兴地去体验吧。”


《青春变形记》中的中式小熊猫纹样、主角小美的祖先新怡,《心灵奇旅》中主角Joe和22的灵魂状态以及乐队成员,《玩具总动员4》中的牧羊女......你知道吗?这些我们熟悉的皮克斯动画角色,它们的设计其实都来自同一位国人设计师。



 

她就是这篇专访的主角——游茜。(Celine You,微博:@草西Celine。)


游茜


游茜在2017年加入了皮克斯。最开始她从好几千份的实习申请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皮克斯艺术部门4位夏季实习生之一。


在实习期间她参加了《玩具总动员4》的前期开发并设计了其中的牧羊女这一重要角色。由于出色的表现,她成了当年唯一一位转正的实习生。


看到这里,一定会有人会好奇,这位优秀的女孩是如何用自己的才华“敲开”皮克斯的大门?——但其实,她是在25岁之后才转行进入动画行业。



游茜本科就读于北京语言大学金融系,毕业后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攻读公共管理硕士。但早在大学时期,她心中一直蕴藏着一个美术、或者说从事艺术工作的梦想。所以在攻读硕士期间,她不仅选修了Video Art,Infographic Design,Universal Design等艺术类课程,还兼职做了学院YouTube频道的影片导演、院刊的平面设计师,也做研究生画廊的策展人......


而在硕士毕业后,自称有着“严重价值观导向型人格”的游茜更是下定决心,申请了旧金山艺术大学的艺术硕士(Visual Development,视觉开发专业),从没接受过系统性美术教育的她,从素描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——


那些我迷茫徘徊、没有行动力、感受不到智慧增长的日子最为煎熬。后来走在想走的路上,保持学习,即使在日益变老,也觉得很安心而满足。一以贯之的想法可能是,人生就一次,要勇敢且尽兴地去体验吧。


——游茜


在学习期间,她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,最终获得皮克斯实习的机会。转正后的她更是先后参与了奥斯卡获奖动画《心灵奇旅》的开发,负责设计了主角Joe、22、乐队成员等角色的设计。


而在刚上映不久的《青春变形记》中,担任Shading Desginer的她设计了新怡等角色和所有小熊猫图案的设计,除此之外她还负责了绝大部分场景的配色及材质设计,以及影片中中国文化元素的研究工作,包括:道教文化、明代容像、汉服设计、音乐、道具,等等。




而如今,虽然游茜已经离开了皮克斯,来到她的下一个挑战——制作Google Doodle*,但作为同时参与过皮克斯老牌IP作品《玩具总动员4》、中坚导演作品《心灵奇旅》、以及新晋导演作品《青春变形记》的设计师,游茜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见证了皮克斯近年来的发展与转变。


因此在本次采访中,曾担任皮克斯角色设计师面试官的游茜不仅与我们分享了她在《青春变形记》中关于角色、色彩设计等方面的经验,也和我们分享了自己眼中的皮克斯动画创作者们,以及一路走来的感悟。


*Google Doodle为Google公司的一个部门,负责在节日和其他纪念日为Google网页设计定制版的Logo,这些经过设计的Google Logo统一都叫做Google Doodle。点击阅读学术趴曾撰写的科普文章:《好看还好用!扒一扒那些打开搜索引擎看到的神奇涂鸦


由游茜设计,庆祝北京冬奥会开幕的Google Doodle


(以下为采访正文)


第一部分 (关于《青春变形记》)


Q1: 我们了解到您在片中的职位是Shading Designer,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职位的具体职责,以及您在片中具体负责了哪些部分的设计吗?


游茜:Shading Designer的职责主要是设计配色和材质。


我负责了片中大部分场景,比如小美家,学校、祠堂、体育馆和城市的配色,也做了几乎所有背景角色的颜色指定;另外为人物、场景和道具设计了风格化的材质,并在中期制作的时候督导技术部门实现。


其实这部片子我做的东西比较杂。加入美术组的时候,艺术总监Rona Liu问我在这部片的目标是什么,我说想多尝试不同的设计领域。于是她们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,角色、场景、灯光、平面设计我都有做,大部分公布的图也是属于这些领域的。后来制作字幕,她们让我选一个职位放名字,我选了Shading Designer,因为很开心颜色和材质成为了这部片的亮点。




Q2: 与皮克斯以往的电影不同,《青春变形记》的主创团队几乎都是女性,在这个团队中工作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?


游茜:我在皮克斯参与的第一部片是《玩具总动员4》,因为是老牌IP,开会的时候经常是和一屋子中年白人男性一起,到这一部,屋子里站满了女主创,直观的对比感受还是很强烈的,心理上感觉更轻松亲切。


Q3: 在您看来石之予是一位怎样的导演?和您之前合作的导演相比,她有什么独特之处吗?


游茜:石之予导演性格腼腆谦逊,但创意上的脑洞特别狂放。她有自己独到的幽默感和讲故事的方式,对情绪的把控准确又不落俗套,我个人认为是年轻导演梯队里的最强者。她的独特之处是非常知道自己要什么,并能迅速让团队理解到,做决定果断,基本上就是各部门最喜欢的那种省事儿导演吧。


Q4:动画中的中国文化元素在网上广受好评,尤其是女主角小美的祖先新怡这个角色,她所穿的明朝服装甚至特意复原了当时女性的头饰狄髻,您当时是如何设计出这个角色的呢?


游茜:我当时分析,新怡的设定是明朝人,所以要设计一套明制汉服。当时能拥有容像的女性,所属社会阶层肯定比较高,所以我研究了不同社会阶层的汉服制式,参考了大量明代先祖容像画,最后发现狄髻、头面、裙袄加披风的造型是比较合适她的。


同时她的故事又与小熊猫紧密相连,所以我在首饰、衣纹和屏风上都加入了小熊猫图案的设计。其实我根据明朝前中后期的服饰变化,设计了好几版,导演选中了这版,也是我最喜欢的。



,

足球免费贴士www.hgbbs.vip)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、预测平台。免费提供赛事直播,免费足球贴士,免费足球推介,免费专家贴士,免费足球推荐,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。

,


Q5:您负责了该动画的中国文化研究工作,并且制作了讲述小美家族故事的卷轴动画、小美家祠堂的布景工作,等等。您是怎样进行文化考据的?其中最让您感到印象深刻的部分是?


游茜:我希望尽可能准确。比如画卷轴的时候,我研究了明代国画的颜色和笔法,甚至真实发生过的战争,以及双方的服饰、建筑区别。


祠堂的布景主要想体现它是一座存在于多伦多闹市的家族祠堂,这与国内的宗族祠堂在细节上会有不同,加入一些不那么“正宗”的西方细节反而更贴切。为此我搜集了很多海外祠堂照片,并把细节运用进来。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纹样很有讲究,每个图案都有寓意,比如蝙蝠代表多福,石榴代表多子,一个如意纹画得不对,西方人看不出来,但文化属地的观众是能感受到不对劲的,所以不能敷衍。



Q6:《青春变形记》的配色在我看来整体上非常有“少女感”,而随着角色情绪的改变,相应的氛围也会改变。您负责了绝大部分场景的色指定和材质设计,本片在配色和材质选择上有怎样的考量?您是如何与导演以及中期制作部门进行沟通的呢?


游茜:这部片青春明快,情绪浓烈,视觉上我们想找到一种风格能最好地传达这种感觉。童年看过的一些2D动画比如《美少女战士》是最大的灵感来源。导演本人超爱90年代的动画,所以沟通很顺畅。配色根据不同场景要搭配主次色调,并且为故事服务。比如美美的房间主色调是和妈妈衣服相似的绿色,但我在她床头的壁纸上设计了大红色的花纹,暗示她在妈妈的掌控下,反叛的自我也在生长。(见下图)


材质我们想避免单调,避免极度逼真,追求手工陶器那种温润又有层次的质感。比如很多时候技术部门会渲染出来非常逼真的金属高光,我就会在渲染图上重画,然后跟他们沟通,重渲成更简洁和风格化的高光。


主角小美的房间


整体非常“少女”的配色



Q7:在整部动画中您最满意的设计是什么?


游茜:我自己做的吗?可能是那段2D卷轴动画。因为过程非常特殊,当时我刚生完宝宝一个多月,并且已经不再皮克斯工作了,但他们联系我希望再合作这个卷轴,我也很喜欢让水墨画动起来这个想法,就同意了。


当时疫情期间,我和先生没有帮手,一边照顾新生儿,一边工作非常辛苦。但看到成品还是觉得很开心的!



Q8:制作这部电影时,全球正处于疫情肆虐的状态,在整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,有多少内容是你们在家办公完成的?皮克斯是如何协调团队在家进行协作的?


游茜:大部分中期制作都是在家完成的。当时我们把电脑、绘画屏搬回了家中,公司也可以邮寄一切所需办公物品。技术团队随时待命,有问题就会远程连线帮我们解决,为此我还画过下面这张小卡片感谢他们。



Q9:当影片制作完成后您再回看这部作品,身为亚裔女性、同时身为一名女儿和母亲,您对本片有怎样的观感?


游茜:我看的时候觉得很投入,能与所有人物共情,也深切体会到母亲那种与生俱来的保护欲。但同时我也意识到现在亚裔的处境和对待自身文化的态度,与老一辈移民很有区别。我自己,和身边一些当了妈妈的朋友,应该都不再会是Ming那种母亲,应该会更放松和开放。这部片让我更期待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长。


第二部分(关于个人、未来)


Q1:您曾作为角色设计师参与过多部皮克斯作品的制作,包括《玩具总动员4》中的牧羊女、《心灵奇旅》中Joe和22等人的灵魂形态以及乐队成员。在设计角色时您最看重角色哪一点?是否有一些贯彻始终的创作理念?


游茜:我最看中的是展现角色独特性,避免脸谱化。创作上会深究角色的历史、性格、生活和心理,提炼出一些故事点并体现在设计上。


部分《心灵奇旅》的角色设计


Q2:我们了解到您曾经作为皮克斯动画角色设计岗位的面试官之一,在您看来,能够加入皮克斯的创作者,通常需要具备哪些资质呢?


游茜:就艺术部来说,皮克斯需要创作者拥有用画面讲故事的能力,重视多元的审美、原创的想法。同时希望创作者易于合作,能很好地融入团队协作。


Q3:大约在一年前您离开了皮克斯,您离开的原因方便告诉我们吗?在皮克斯的工作,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
游茜:主要原因是做完三部完全不同的动画长片后,我对美式动画的瘾过足了,好奇其他行业有什么事在发生,我可以新学点什么。怀孕7个月的时候,Google Doodle的负责人联系到我,询问是否愿意加入他们。了解他们项目的多样性后,我很感兴趣,正好《青春变形记》也快收尾了,就决定离开了。


非常幸运我在皮克斯参与的三部片子是《玩具总动员4》《心灵奇旅》和《青春变形记》,某种意义上他们代表了皮克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,这让我对设计本身和动画行业都有了透彻了解,收获的认知和视角很珍贵的。


另外工作过程中认识了大量有热情有才华的朋友,大家在工作之外还有各种合作,比如我和皮克斯的前动画师Erick Oh、配音师Andrew Vernon合作的短片《Opera》,入围了2021年奥斯卡最佳短动画短片。类似的合作现在也在继续,这些朋友珍贵无比。


《Opera》(《歌剧》)


Q4:我有看过很多您设计的Google Doodle,都非常有趣。相比皮克斯您觉得在Google的工作有什么新的体验?


游茜:我在Google Doodle做的项目非常多样,有插画,动画,还有互动游戏。展现方式、概念设计、美术全都是我自己把控,非常有挑战。Google在商业上很稳,这种稳能支起内部做很多实验性的东西,除了Doodle,我还参与一些未公布的设计项目,觉得很自由。做动画长片有收回高成本的压力,很多时候需要套路和妥协。


由游茜设计的情人节Google Doodle,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3D互动的Google Doodle


Q5:在我看来您的人生经历非常有趣,甚至可以说令人羡慕。您跨专业攻读了2个硕士学位,并最终成功在皮克斯就职。根据您以往的采访来看,似乎您也并没有对年龄感到焦虑。我很好奇对您来说,是否有某些一以贯之的理念或者想法,让您能成为现在的自己?


游茜:也有焦虑的时候吧!特别是年轻的时候,年纪越大反而越不焦虑了。我记得有次和朋友聊天,问道,如果让你能带着现在的认知和经验回到20岁,你愿意付出什么?大家的答案很统一,都是“愿意付出现在的一切”。又问,如果什么经验和记忆也不带,只是回到20岁呢?大家答案也很一致:没有人愿意回去,都不想再单纯地经历一遍20岁了。


所以,珍贵的并不是年轻,大家更在意的其实是收获和长进。那些我迷茫徘徊、没有行动力、感受不到智慧增长的日子最为煎熬。后来走在想走的路上,保持学习,即使在日益变老,也觉得很安心而满足。一以贯之的想法可能是,人生就一次,要勇敢且尽兴地去体验吧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动画学术趴 (ID:babblers),作者:若风,编辑:彼方

发布评论